大秦岭文化生活旅游网-大秦岭文化生活旅行专业咨询服务网站  [ ]

首页 | 中国书院 > 武侠江湖 > 正文
雍正剑侠图-第二十三回 破机关智勇数三侠 达摩堂地道走四寇
大秦岭文化网  2020-09-28  浏览271次  www.dqllyw.com
第二十三回 破机关智勇数三侠 达摩堂地道走四寇
上回书说到:三侠打赌斗智,大破达摩堂,镇八方紫面昆仑侠童林会战持刀的假人。假人很厉害,三刀劈过去,这假人往回一撤右步,拿左手的胳膊支着,左手可不是掌,拢成了钩子,钩子往下一耷拉,右手的刀背就搁在自己左臂的里边了。假人往回一转身,“唰”的一下,这是“扫堂刀”。海川也明白:如果我脚尖儿一点地,可以蹦起来,假人就回去了。因为老哥哥侯振远刚才赢那个槍就是那么赢的。海川又一想:我别那样办了。海川大踏步往左这么一滑,拿这右手的刀,顺着它的刀来了,就这么一支它的腕子,让假人的“扫堂刀”起来,拿刀尖儿一挑它,顺自己的头顶过去,捧刀就扎,正扎在假人右臂的下肋窝上。刚好又碰上里头一个铜帽,“嘭1这盘弦一散,假人“咕咚”就躺下了。海川看了看假人不动了,这才撤步抽身出来,由东角门来到外头。“老哥哥,你们哥儿俩看我这刀法怎么样啊?”“哈哈哈。”于爷一笑:“兄弟,好!剧哥我赞成。”把刀交 给李士钧以后,大家伙儿来到这二道门儿的正门,这么一看哪,门里头迎面站着五个猴儿,门上头写的是“甲乙”两个字。这甲乙木,木能生火,也是相生的意思。这五个猴儿可跟真人的个头儿差不离,迎面是三个,在这三个前头一边一个,好像是圈了一个圈儿。您可别看是假的,跟真猴儿一样,玻璃眼珠儿叫灯光这么一照,“唰唰”地冒亮。这猴爪子可跟假人的做法不一样啊,不是两只爪子都带弦,只有一只爪子带弦,这东西可厉害,爪子上都是纯钢打制的钢钩哇!
 
海川他们爷儿几个来到了角门外,他看看这老哥儿俩:“哈哈,老哥哥,您看,这一共是五个猴儿。”于爷点头:“不错!海川,是五个猴哇。”“二位兄长,看来打这五个猴儿,可得费点手续。”于爷说:“兄弟,你说得一点都不假。这么办吧,问问这些孩子们,谁有胆子过去,跟这五个猴儿会一会?”老侠侯振远明白,我和我的二弟,苍首白猿侯杰侯敬山,练的是螳螂手跟猴儿拳,这五个猴儿分明是猴儿拳,但是五个猴儿在一块儿,别说它不是按武术做的,就是五个真猴儿,要围住你也够呛呀。老侠侯振远一抹头儿:“你们大家伙儿听见了没有,你于师伯提了,你们谁敢过去跟这五个猴儿动动手?验证验证自己平生所学。”刚说到这儿,旁边有人念佛,“弥陀佛,师大爷,侄男愿往。”老侠侯振远一看哪,是坏事包张旺。一脸的滋泥,二指宽的皮条勒着个月牙儿金箍,黄头发披散在肩头以上,穿着青僧袍,上头油渍满服,系着绒绳,别着三棱峨嵋刺,青中衣薄底青僧鞋,这个人的外号儿叫坏事包,其坏无比。老侠明白:这孩子久经大敌呀,他这么精明的主儿,为什么要讨令去跟这五个猴儿试试,就不怕吃亏吗?“张旺,你愿意跟这五个猴儿试试吗?”“是!侄男愿意试试。”“好吧,你可多加小心哪。”“请伯父您放心。”张旺是这么想的:我们爷们儿是练猴儿拳的,就我们山东的螳螂手、猴儿拳,南七北六十三省,不敢说打遍天下无敌手,得有这么一号,我张旺跟着师父、二爷侯杰也练了这么多年了,我跟真人动手还没吃过多大的亏,那么跟这假猴儿,我还不至于吃亏吧?我要一个一个都给它们打趴下,这不也是人前显耀吗?张旺也是憋着露脸来的。
 
坏事包张旺把自己的僧袍整理整理,来到正当中这二道门,顺着台阶一长腰就上去了。飞身过来往这五个猴儿的当中这么一站,他用左手并食中二指,来了个“金龙吐须”,把后排当中这个猴儿的眼睛“唰”就抠下来了。
 
这张旺很厉害,您还记得打杭州擂吗?他把人家眼珠子抠出来了,等张旺这手“金龙吐须”点下来,这假猴儿不躲,而是猛然间往后这么一抑,就好像人们练功的这个铁板桥,左爪扎根,它底下带着弦哪,离不开地。但是它的右爪子没弦,这猴儿猛的往后这么一仰,上盘是躲张旺的这只手,实际上它这右腿卷起来了,照着坏事包张旺的肚子“噌”就一蹬,因为这猴儿爪子都是钢钩儿的,风声快呀,要蹬到肚子上“唰”这一下,就给开膛了!张旺知道不好,他往后倒腰要走,却来不及了,左右俩猴儿“唰”的一下转过来,对准张旺的脖梗子、脑瓜顶儿、后腰,合算是八只前爪一下就蜂拥而上。这下张旺的乐儿可大啦!你要往后躲,八只猴儿爪子上来了,叼到你哪儿都是钢钩,十分厉害;你要不躲,当中面前的这猴儿,一爪子能把自己给蹬死,万般无奈,自己缩颈藏头往后一仰,“嘁哩咔嚓”,这八个爪子可全叼在张旺的身上了。“嚓”的一爪子下去就是几道血槽儿,血下来了,张旺要了命了。他还有头发哪,哎哟,把张旺的头发给生薅啦!孔秀高声喝喊:“混帐东西,你不会趴下吗?你往外爬呀。”张旺一想,对呀!宁可叫这八只猴儿爪子把自己挠了,也不能让对面儿这猴爪子把自己叼死!他狠了命的往下一俯,慢慢地爬出来了。这五个猴又退回原位。
 
坏事包张旺慢慢往处爬,老人家侯振远面沉似水,在这儿看着。一会儿张旺爬出来了,可不是样儿啦,僧袍都一条一条的了。疼的他脸色苍白嘴唇发青,浑身哆嗦:“哎哟,师大爷、师叔,众位师兄师弟们,我说这猴儿怎么这么厉害呀!我真没想到。”侯老侠哼了一声:“可恶的东西,平常日子练功,总认为自己成了,要知道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。你自己背地里练拳不能好好的下苦功夫,到了时候,你看你狼狈不狼狈?”“师大爷,我真够狼狈的1“唔呀,你过来吧。”您别看孔秀这人,他嘴不好,心肠儿特别软。
 
“来来来,师哥,我搀着你,你到这旮里来,我给你上一点药。混帐东西,你为什么要逞能呢?你也很机灵嘛,我也很机灵,我挨了打了嘛,你叫猴儿给挠了。”“弥陀佛,我哪知道这么厉害呀,我认为我是学猴儿拳的,怎么着我也对付得了,没想到我真对付不了1“哎呀,混帐东西,挠得可够呛!
 
“挠得够呛?你看看我这头发,都薅一半儿去啦。叫人一瞧,我五十多岁都脱头发了。”“唔呀,你可好嘛,掉了不少的头发,还不如剃光了,成为光头和尚嘛。”孔秀把他的头发给捋顺了,把他的破僧袍扒下来,拿出一个小药瓶儿,在冒血的地方给上了点儿药。人家练武的都有上好的金创药,几天掉疮疤,就不要紧了。坏事包张旺说:“你把我的衣服都脱了,我不能光着脊梁呀。”“好啦,我给你一件大褂。”孔秀把小包袱打开了,拿出一件蓝大褂儿来。张旺心说:多新鲜那,我出家的和尚穿大褂儿?唉!这也没法子埃“唔呀,你先凑合穿上一点,完了事回去再说吧。”坏事包张旺把大褂穿上了,把绒绳系好,三棱峨嵋刺也别好了,可就是身上疼痛难忍。
 
哥俩儿回身过来一瞧,老爷儿几位在这儿正研究呢,看来这个猴儿是很厉害呀,“海川哪,你和你振远哥哥都受累了,这么办吧,把这几个猴儿就交 给哥哥我。”老侠于成说完了可就要迈步往前走。海川一摆手:“老哥哥,这种小巧的玩艺儿我看也没有什么出奇的,老哥哥这么大年纪,您先休息休息让我来”“你看,你又心疼我。好!既然如此,我跟振远给你观敌料阵儿,看你打这五个猴儿。”孔秀这时候过来了,孔秀心说:这个老头子,净用嘴支着啊!他不愿意动手啊,看来他老了,他的本领不成了。不但孔秀一个人有这种想法,有一些个小弟兄心里头也对于爷有点儿不满意。管你哥哥长、哥哥短的叫着,真正的动手你总是老奸巨滑,净让别人冲锋陷阵,你却按兵不动,坐山观虎斗。
 
这时候海川收拾一下可就到了台阶下了,猛的,海川脚尖一点地,长腰一纵,“噌”的一下从二道门外蹦起来进到二道门里,然后海川轻飘飘地落到这五个猴儿当中。海川脚尖儿一点木板地,木板地动了,海川调过脸来,两只手这么一抱前胸,往下微然一蹲身,丁字步站在那里。明知道刚才张旺叫这五个猴儿给挠了,可海川还是脸冲外站在中间。老侠于成一捋颔下的银髯,纵蚕眉睁虎目,大家伙儿都为海川捏着一把汗!葵然,这个猴儿就势往后一仰,前爪子起来,照着海川的后腰眼儿就蹬下来了。如果这一爪子蹬上,尽寇海川不至于丧命,衣裳也得破了,得照样给蹬上几道血槽哇!海川脸冲着前,往后一蹲身,双手一抱,后头这猴儿的爪子起来了,海川就势儿往下这么一矮身,左脚扎根,右脚起来往后蹬,正蹬在这猴儿的裆里头。“啪嚓”
 
一脚,把猴儿就给蹬翻了。只见前头这俩猴儿,“唰”一转身,“乌龙探爪”
 
奔海川的面门就打,左右两个猴儿也是一样,跟对付张旺那样,也对着海川的肩头、脑袋就抓来了。海川这右脚一个“倒踢紫金冠”,把后头这猴儿给踹躺下了,这时盘底下的弦就散了,海川就势一长身,一反臂,这手功夫叫“双蹦拳”。“啪嚓”!两只胳膊全发出去了,正把左右两个猴儿给打躺下了。海川又抬右脚,奔自己右前方的这个猴儿,一点它的肚子,“啪”!这猴儿往后一抑,海川右脚回来,奔右前方,立左手,一穿左前方这个猴儿的胳膊,伸左手一掠它,右手对准这个猴儿的太陽穴“啪”就一砸,把左前方这个猴儿,也给打躺下了,转眼之间,五个猴儿全完了。海川站在这儿,哈哈一笑:“老哥哥,您看怎么样啊?”“哈哈哈,海川哪,好哇!反臂打五猴,兄弟,你辈辈封侯。”侯振远一听这个气,怎么还带唱喜歌的?嘿!这老头,真有点意思。
 
老少群雄随着海川一招手,大家伙儿完全都进了二道门,来到二道门里,抬头这么一看,三道门的东西角门也都开着。东角门扉有一个昆虫,是个大螳螂,四尺多高,三棱的细脖,三尖儿的脑袋,两条长须,它这前爪是两把大镰刀,就跟那铡刀一样啊,足有一寸五宽,锋利无比。这螳螂斜楞着脖子,两把镰刀都张着,底下两条腿儿一前一后,绿色翅膀栩栩如生,跟真的一样。
 
老侠侯振远一瞧哇,这个东西就是螳螂手哇!螳螂,也编在武术之内,因为螳螂两个前爪锋利异常,这种昆虫,虽然说不怎么凶狠,可有一样,它专门的降蛇,只要蛇碰上它,别看它小,斗来斗去,也得把这蛇的两只眼睛给弄瞎了。老侠侯振远是山东人哪,直到今天,人家山东有螳螂手,多少代了。
 
老侠侯振远练的就是螳螂手埃侯家弟兄练的是三十六手螳螂步,三十六手螳螂式,这个东西专破蛇行掌。
 
大家伙儿再看西角门,这里原来是一只猛虎。嘿!尤其是晚上被灯光一照,这老虎跟真的一样。这只虎坐着,屁股挨着地,两只前爪在前头支着,微然有点趴伏,虎头冲前,眼睛是琉璃泡儿的,张着血盆大口,连牙都是纯钢打制的。有民谣为证:“头圆耳小尾巴摇,浑身上下织锦毛,爪似钢钩牙似刀,二目如灯光华耀。樵夫着急心发跳,行人一见也发毛,常在深山抖雄威,万兽之中它最高。”这就是说老虎十分厉害。虎有三绝呀,轩辕皇帝把老虎身上的本领,运用到人的身上,就有了虎的绝招儿。老虎发现猎物的时候,它猛的往后这么一坐腰,就趴伏在地下,伸直两只前爪,后腿弯下来,屁股挨地,这叫引刃待发呀。老虎猛的一施展爆发力,“噌”的一下就蹿到猎物的跟前,让你防不胜防,跑不能跑。这手功夫练到人身上就是“虎扑子”,八卦掌里就有虎扑子。如果你躲过虎扑了,老虎就用自己的后胯,照着猎物“啪”这么一撞,这手功夫练到武术上,叫“胯打”,肩肘腕胯膝嘛,这胯骨轴儿也是武艺。这胯打你也躲过去了,老虎最后还有一招,就拿这大长尾巴扫你,这叫“扫堂腿。”
 
老侠客于成看完老虎,跟侯振远商量:“兄弟,海川忙乎了半天,这回不能让他再去迎战了。兄弟,西边是老虎,东边是个大螳螂,尽你挑吧,你挑剩下归哥哥我。”老侠侯振远琢磨半天了,自己闭户精研六十年的螳螂手敢说艺压武林哪!我要拿这螳螂试试。如果我的招数不敌这螳螂,那我还得投名师访高友,勤学苦练。“老哥哥,这么办吧,我试试这大螳螂。”“啊,好!那么你要试螳螂,哥哥我就得喂老虎了。”大家伙儿一听,您这是喂老虎?可惜是个假的,老虎不吃。“好吧,海川兄弟,你歇会儿,这回瞧哥哥我卖卖老。”于老侠说着话,把长衫的底摆一撩,往绒绳上一掖,把胡 子撮起来往二钮底下一揣,小辫挽了个鬏儿,哎!来劲儿了。蹬了蹬自己寸底福字履鞋的后跟,于老侠晃晃悠悠,脚步踉跄,可就过来了。来到西角门里,冲着老虎这么一亮相,拿左手的二拇手指,一指老虎,再一指自己的鼻子尖,这意思是你吃我不吃啊?我身上可没肉哇!你要不怕我这骨头扎了你的上牙膛,你就吃。老侠于成丹田一提气,福字履鞋底一点地,一长腰,好轻的身法。一溜轻烟似的蹦起来,轻飘飘往下一落,就是老虎的前头,骑马蹲裆式一站,这老虎千斤砣动了。一走弦,老虎就往后一坐,“唰”!出去有五尺,猛的再往前一蹿,一个“虎扑子”式就奔于老侠的面门来了。老人家脚跟蹬地,一个“金鱼穿波”,随着老虎的前扑,往后纵身,大约出去五尺,老侠落地,这虎正趴在老侠面前,老侠就势一伸左手,照着老虎的脑瓜皮上一抓,这地方是个王字呀,是老虎的致命处。老侠伸左手轻舒铁掌,老虎扑上来,迎着老虎的顶梁“啪”的一把抓住,往下这么一摁,老虎可就下来了。老人家的右手搁在嘴边儿,照着老虎的王字上“啪”就是一掌,正好拍在老虎王字底下的铜帽上,里头这盘弦可就都散开了,老虎不动了。老侠大笑:“你还有能耐吗?你吃我试试?嘿嘿!你也没这胆子。”老侠说着闲话,转身形出来了,拍着自己的后脊梁:“哎呀,我腰都疼了,刚才跟你们爷儿几个说了,我有点受风。人老猫腰把头低,树老焦梢叶儿希人老了,不中用了。
 
我这腰疼得厉害,这回可把我给累坏了。海川、振远哪,以后再出现多少门武术,我也干不了啦。“孔秀心说:这个老头子老奸巨滑,就想占便宜呀。
 
海川一抱拳:“哥哥,你老人家要累了,您就看着点儿吧。”为什么海川说这话,海川想:哥哥的年纪太大了,几十年前西方侠于成在江湖路是大有名焉,叱咤风云的人物,但是人有个老哇,看到今天的老侠也就想到自己到人家这个岁数,也是一样。想到这儿,海川对侯老侠说:“侯老哥哥,让于老哥哥休息一会儿,您现在跟这螳螂试试吧。”“嘿嘿,好!我跟这螳螂试一试。”
 
老侠侯振远迈步往前走,直奔东角门进来,就扑奔了这只大螳螂。螳螂是假的,但是它动作可跟真的一样,你来了它就好像看见你一样。老人家右脚尖儿“啪”一点木板地,千斤砣一走,这个螳螂左边前爪的镰刀,“唰”
 
的一斜,整个身体就转过来了。右爪一抬,照老侠侯振远的脖子上就这么一搂,这一下真要是搂上,就跟那小铡刀一样,“啪”这么一铰,老侠侯振远的脖子就得抓下来。但是老人家的身份儿在那呢,你是螳螂手,我也一样埃
 
老侠侯振远,就势往下一坐腰,这具螳螂的爪子就在老侠的脑瓜顶儿搂空了。
 
老侠伸左手一穿它,右手跟着往前这么一撞劲,直奔这螳螂的胸窝儿,就这么一斜身,一膀子就把这螳螂给撞出去了,只听“叭嚓”一声,螳螂应声倒下。老侠侯振远往后一撤步,心说:不错,这是螳螂手,但是,它的螳螂手还差点儿啊!傀哈……老侠一乐,可就回来了:“于老哥哥,海川兄弟,哥哥幸不辱命,我把这大螳螂给打趴下了。”西方侠于爷说了一句开心的话:“嗨,它能不趴下吗?它是假螳螂,你是真螳螂。你的螳螂练了六十多年了,它一年才活一回呀。”大家伙儿一笑,来到正当中的三道门口。
 
三道门当然是黑门了,额匾上也有两个字,是“壬癸”,也就是水能生木、三道门生着这二道门。等来到门口往里一看,嚯!这里边是一个大狮子。
 
狮子这种东西,也在武术之内。海川这八卦掌里就有好多狮子掌,狮子滚球、狮子抱球、狮子踢球,全属于是狮子身上的招儿。狮子是猛兽,非常的厉害!
 
现在这个狮子就在门里头站着呢。等大家伙儿到了跟前,于老侠道:“哎呀,我缓过点劲来了。海川,我再跟这狮子比划比划。”“老哥哥,您老人家这么大的年纪,刚才打老虎就可以了。”“是啊,我一百零一还能打虎。可惜是个假老虎啊,真虎恐怕打不了。”“老哥哥,你们老哥儿俩给我瞧着点儿,我来对付对付这狮子吧。”海川明白,自己所练的跟这狮子所会的,可能是一门功夫。这样,海川一抱拳立即转身形,一长腰进了三道门,来到这狮子切近。海川的脚尖够上部位了,千斤砣叭哒一走,再瞧这狮子“唰”这么一长,前爪就抬起来了,双爪往前一扑,照着海川的身上就按,这叫“双撞掌”。
 
海川明白,如果自己闪身一躲再还招,当然也能赢它,可是自己不愿意毁这狮子。海川就势一长身,用自己的双掌迎上这狮子的双爪,“啪”的一下就合上了,海川紧攥不撒手,就跟着这狮子转上了。狮子上左步,海川退右步;狮子退右步,海川上左步。狮子的前爪随着海川的双掌来回地摆动,“唰、唰、唰”,一共转了八下,这狮子不动了,海川轻轻的往下一放,狮子就趴在那儿,弦没了。海川点了点头,罢了,看起来当初研究这个东西的确实是高人。海川出来了:“哥哥们,请进来吧,这狮子不会伤人了。”于老侠纳闷:“海川,你怎么没跟狮子动手,倒跟它跳上舞了?”“我不愿意毁这个狮子。哈哈!剧哥们,请进来吧。”
 
大家伙儿全都进了三道门,抬头这么一看,眼前头出现了正门和东西角门。再瞧这东角门,立着一只大仙鹤,白鹤亮翅,一人多高,跟真鹤一个样。
 
同时再看西角门,西角门里是一个大马猴,也是一人多高,蓝面金睛张着嘴,露着一嘴的白牙,遍体的红猴儿毛,前后爪子都非常的锋利,跟钢钩一个样。
 
于老侠面对着海川道:“兄弟,你受累了,这回可没你什么事儿了,这两个门儿归我跟振远了。振远,你瞧,这边是一只大仙鹤,那边是一个大马猴,你对付哪个?你挑吧。”侯振远道:“老哥哥,还是您挑吧。”老侠于成明白,这不是什么大马猴,这就是神猿哪!我于成于洞海一世成名,十八趟通臂掌,二十四式行拳,这分明是通臂掌呀!练通臂掌的一共有四家,并称鹿猕掌、封迷掌、铜臂掌和神猿掌,这是四家通臂,但是铜臂掌可跟那三家大不一样,老侠于成一世精通铜臂掌啊!得啦,我今天跟这大马猴试试吧,哈哈,咱俩人这就分开,你奔仙鹤,我跟这大马猴干干了。”说着话,侯振远收拾一下就要奔这大仙鹤。海川伸手一拦:“哥哥,您要打这仙鹤?您歇会儿,兄弟我来吧。”海川琢磨着这是用仙鹤来代替喜鹊,喜鹊术是一套精华武术,当年海川跟尚道明、何道源二位仙长学艺的时候就是通过喜鹊打架,闭户精研三年,编出了八卦绵丝盘龙掌。研究好了以后,尚道明和何道源到江 西信州龙虎山玄天观,面见老观主,自己的恩师太极八卦庶士老仙长三爷张鸿钧。老仙长让俩人练来瞧瞧,结果哥儿俩这么一练,老仙长说:“很好。”
 
这样,就派人下山请来自己的四徒弟、秋田的师父、知机子谷道远,大徒弟庄道勤庄老仙长。爷儿五个根据尚道明、何道源所研究的这趟掌法,又充实、丰富、改进了一些,研究出八八六十四式八卦盘龙掌,还有三百八十四爻尽命连环掌。看来这趟掌法很完整了,老仙长张鸿钧才说道:“这趟掌法是道明、道源他们哥儿俩发明的,将来由他们俩人传授弟子,谷道远、庄道勤哥儿俩也会,但是不准把这掌法传给你们门下的徒弟。”这样尚道明、何道源才传给童海川。八卦不但是一门武术,同时也是一门很高深的艺术。比方说凹腹吸胸,空胸紧背的招数,就是要求练掌法的人,两只胳膊往前这么一伸,前胸往后这么一跟,后脊背能贴上。三月三北京城亮镖会,梅花圈上童海川掌震野飞龙,用的就是这一手。掌不离肋、肘不离胸,就好像这喜鹊的两个翅膀,上下翻腾,两只脚踢膝而行,就跟喜鹊迈步一样。按卦上说,童林站的这个架子,两脚并齐取自然直立,名为“无极”。身形往下一矮变为有极,两手一抱向上一穿,就成了太极。掌不离肋,肘不离胸,这就是乾三连。腿往前一迈步,脚底下成了坤六断,凹腹吸胸这就是离中虚、坎中满。左右的掌架,怀抱双掌如抱球似的,这就是震仰盂。头顶一用力,气贯顶梁,这就是艮覆盌两只手一上一下就是兑上缺。一迈步脚分前后就是巽下断。以心为中,暗合九宫,又以肝胆脾肺肾合成五行八卦,这就是先天的六卦。先天的六卦和后天的八卦合起来以后,按三才的用法,脑袋、前胸跟肚子才能混元一气。天有四时,人有四肢;天有八气,人有八节;万物发源以首为主,这才是天地间练神还虚的第一绝艺!真要完全学成了,可惜呀,哪个人也练不到这么全的一套从“无”到“虚”的武术拳脚。
 
海川明白,这个仙鹤就是形拳,他怕哥哥侯振远不懂这门武术吃了亏,老侠侯振远也不争夺。“好,兄弟,那么你就多代劳吧。”于老侠可不乐意啦:“啊,是亲三分向呀,哈哈,你替你哥哥,那么就瞧瞧你的。”海川一笑,可就奔角门来了,飞身形越过了角门,一直往前走,越走越近了,海川觉着木板地微然一软,只听见地下“嘎吱吱”一响,知道点上弦了。再看这个仙鹤,左边的翅膀就扑楞开了,“哗”的这么一带,用翅尖子照着海川的面门就戳,这要练到人的掌上,就叫“戳掌”。海川就势往下一矮身,叉右步一斜身,伸左手打算抓它的膀根子,没想到这仙鹤“唰”的一滑,右边的膀子又翻过来,照着童海川的胸口,从底往上就一撩。这手功夫海川明白,叫“攒掌”,这东西打不到你的肚子打你胸口,打不着你胸口打你的颈,一招管三式,十分厉害。海川心说:喝,这仙鹤真够可以的!海川双手往前一探,凹腹吸胸,让它撩不着了,然后往上一起,伸右手“海底捞月”,一撩它的膀子,跟着右脚往中宫一插,再伸左手,这手儿叫“麒麟吐书”,正打在这个仙鹤的胸口窝儿上。仙鹤用翅膀打海川的第一下就是海川打仙鹤的这一下。这时,只听“哗啦”一声,触动铜帽,盘弦散开,这仙鹤可就躺下了。
 
海川往后一撤步,鼻孔之中一省力道:“啊,老哥哥们,我把这仙鹤给打躺下了。”于老侠风趣地说:“是啊,你替你侯哥哥把仙鹤打躺下了,看起来你不替哥哥我了,还得我自己来。”老人家迈步往前走,来到西角门这儿。
 
抬头一看:“哟喝!我老头子对付对付你这大马猴吧。”左右手合起来挽个五花儿,往回抽身一撤步一斜身,躯前掌后钩子拉了一个“跨虎儿”。旁边可有人小声嘀咕了:“三岁小孩练武功都知道跨虎儿,这老头子这么大的侠客怎么练这个?”老人家拉起跨虎儿将左脚一转上右步,左脚当轴儿叉右步一调脸儿,伸右手“丹凤朝陽”,“唰”的一下,掌挂一团 风照着这猿猴的太陽穴打下来了。猿猴一叉步一斜身,躲过老头这一掌,右爪往前一出,来了个“白猿献果”,一托老头儿的下巴颏儿,老头根本不躲,右手回来就奔它这右爪了,拿三个手指头一搭它的腕子,伸左手一托它的二棒子,就这么一变脸,右手往下摁,左手往起托,“嘎叭”!把这神猿的胳臂给撅折了,就势一搡它,盘弦一散,这神猿面朝天躺下了。老侠于成往后一撤步,鼻孔之中一省力自语道:“哈哈哈哈,哎呀,可把我累坏了,看起来呀,甭说耍猴,打个猴儿也不容易呀,还闪了我的腰了。”唠唠叨叨着由打西角门出来了。大家伙儿都在这儿看着。海川说:“老哥哥,您的功夫真不错。”“夸奖夸奖。”
 
这个时候,大家才看上头这块匾,写得是“庚辛”二字。那么就是说,金能生水,这门生着第三道门。大家伙儿一看这门儿里头站着一个人,穿的是一身蓝。蓝色绢帕缠头,不过他这架式可很特别,他的两只手圈着往前伸,一个靠上,一个靠下,左脚的脚尖起来在前,右脚踏着地,两只手的手心完全都冲下,这是“陰手”,假人站在这儿纹丝不动。老侠于成一瞧就知道,这门功夫叫“太极十三式”,他站的架式可就胜着对方呢。往上盘说,它这上手能护住口和咽喉;往下盘说,它的左手的肘部能护住裆;往中盘说,它的两只手上下呼应,都能护住它的胸前。也就是说,是先取守势,叫防守反击。拳经上说得好:“任凭拳脚来打咱,全仗四两拨千钧。”说的就是它这个架式。老侠于成冲海川点点头:“兄弟,你说这门武术是太极十三式吧?”
 
“老哥哥,不错,守中取胜,十分的牢固。”“噢!你说得很对,你说这门应该谁打呀?”“老哥哥,我来吧。”“哈哈哈,你一定行,因为你认识这门武术,打起来就不费劲儿。”海川一抱拳:“两位哥哥,给我看着点儿吧。”
 
大家在台阶下再看,海川脚尖儿点地,长腰就进门了。这真是见一阵,打一阵,见一门,打一门,见一份,打一份,这样一来把达摩堂的整个儿的转轮法就给打乱了,因为人家达摩堂是弟子操练武术的地方,所有的徒弟往这儿一来,一下就一百多人,分开了几拨儿进这达摩堂,从哪面进来都能打。可按程序你非得打完这九九八十一门武术才能进到达摩堂的中心,但是海川他们爷儿几个来就不这样了,他们进了头道门,就先打角门,不进二道门,它那千斤砣就不走了,两个阵眼给闭住了,这样一来,它就不是转的了,就能直接到达中央戊己土。要不打到第二天中午也打不完。看起来,海川走着时运呢。
 
海川一进四道门,就发现了五道门,远远地看见达摩圣像。在达摩圣像后头的铁笼子里,影绰绰地发现了四个贼人。这铁笼子上边,大铁罩镀着亮银一反光,底下的所有油捻全点着了,火苗子腾腾着了好高,照如白昼,海川全瞧见了。但是,英雄不敢过急,自己迈步往前来,来到切近,海川脚尖儿一点地,双臂一合,对准假人的面门“童子拜佛”,“唰”就是一掌。这假人身形一斜,用双手一撩童林的右臂,海川的右臂往回一撤,并不用力往下这么一耷拉,假人的两只手就落空了。海川的左手向着自己的右臂底下探过去,捋住假人的胳膊一拧它,底下一抬手,右手的“撩陰掌”就到了,“啪”
 
的一下,正打在假人的裆里。海川往回一撤身,左脚起来照着假人的胸口窝“啪嚓”又一脚,只见假人往后一仰身,“嘎叭”一响,噗啦啦啦,盘弦散落,假人不动了。海川站稳身形一招手:“哥哥们,你们爷儿几个请进来吧。”
 
陆陆续续大家都进了四道门。
 
众位借灯光往五道门看,就是中央戊己土,东西角门里各是一个假人。
 
东角门这个,是骑马兜裆式,往下这么一蹲,两只手往前伸,圈出一个圈儿来,双掌向下,也是一个“陰手”,目光前视。再看西角门这个,左手掌在先,食指跟大拇指圈出一个圈儿来,立着三个手指头并拢着在前边。右手是拳,右胳膊卷着,放在头顶以上,双目往对面观瞧。老侠侯振远跟于老侠商量,“哥哥您看,这个西角门里是少林派,叫‘翻子拳’,又叫‘青手八翻’,它这个功夫是左掌右拳。可是东边这个,您瞧这门武术,是出在哪一家呀?”
 
于老侠捋髯微笑道:“这个也出在你们山东,是咱们北方的,这种拳叫‘范家圈’。当初有一位老英雄姓范名叫范洪,江湖人称神掌范洪,范家圈就是当初范老英雄所留下来的。唉,海川已经够累的了,该让他休息休息,咱们哥儿俩上吧。这两个门口你挑,剩下的归哥哥我,好不好?”“老哥哥,好吧。既然如此,我就挑东边的吧。”“兄弟,那么哥哥我可就奔西边了。”
 
老哥儿俩一抱拳分了手,同时进行。
 
老侠侯振远奔东角门,脚尖儿一点地,长腰进来。右脚“啪”这么一点,再瞧这个假人微然一长身往前一个蹉步,双掌对准老侠侯振远的两肋就戳来了。这手功夫叫“双戳掌”。老人家侯振远大哈腰“金牛拱地”,从假人的掌底下穿过来,左脚扎根踹右脚,伸右手往回一掉脸儿,类似“夜叉探海”
 
式,正是老侠侯振远的螳螂手。侯老侠往前一赶步,右脚扎根,抬左脚,伸左手抓住这个假人的肩头,右手抓住它的胳臂,“咔”的一下,硬把它这胳膊撅折了!练螳螂手首先得练鹰爪力,这手指头得有功夫,不然的话练不了螳螂手。只见老侠侯振远轻轻地把这假人放在这儿转身出来。再看老侠于成也从西角门出来了,便问:“快呀,老哥哥,您那边也完事啦?”于老侠笑呵呵的答道:“兄弟,完事啦。”说真的,人家二位大侠,游戏三昧,说说笑笑就把这达摩堂的假人给打了,实际上人家是有真功夫埃就说于老侠打这西角门的假人吧,老侠于成来到切近,脚尖儿一点地,这个假人左手的三个手指头往老侠于成的小竟上一戳,右手拳探臂就打,一招管两式,上下一块儿来!于老侠向左一滑步,伸手一叼它这左手掌的手腕儿,一顶自己的前胸又往前这么一推它,“嘎叭”一下,把这假人就给推躺下了。老侠于成一掉脸儿自语道:“喝!我来了一手小宽推磨,赢了假人了,我这么大年纪倒成了小宽啦,哈哈哈。”仰天大笑。
 
老少群雄再看中央正门里头的圣像,借着灯光一照,庄严肃穆,但与白天有些不同,它右手往后背,倒提自己的禅杖,大月牙子冲上,铲头冲下,左手打着问讯,比真人都雄壮。海川从徒弟手里要过包袱来,把子母鸡爪鸳鸯钺取出来说:“两位哥哥,给我瞧着点儿吧。”老侠侯振远说道:“兄弟呀,你多加点儿小心。”海川答应:“这个不劳二位哥哥嘱咐。”海川怀抱子母鸡爪鸳鸯钺上了台阶,进了中央的正门,掉过脸来把双钺放在门坎内,远远地冲着达摩老祖跪倒了磕头,大拜八拜。老侠侯振远跟西方侠于爷都在角门外头瞧着,小弟兄们不明白呀,怎么师父进去不打这和尚,还要给它行礼?这是怎么回事?其实,武林界有一条规矩,凡是练武术的,都不能欺师灭祖哇!南北朝梁武帝的时候,达摩老祖入中原,有这么句话叫“一苇渡江 ”
 
啊,传说达摩老祖是蹬着一片苇叶过的长江 。到了嵩山少林寺面壁十年,少林寺才开始兴起武术,达摩成为外家的祖师,那么达摩老祖就是练武术的鼻祖哇!达摩老祖不但被属外家功的少林弟子尊敬,也为其它各门武术家尊敬。
 
海川虽属武当内家功,但对外家师祖也是十分敬佩的,所以海川才跪倒了磕头。侯振远,于成都是少林弟子,一看人家童林内家师能这么恭维自己的祖师,他们哥儿俩的心里也十分地感动,心说:这个小伙子真受过名人的传授!
 
海川把钺捡起来道:“两位哥哥给我瞧着点儿,我会斗达摩老祖。”说完脚尖儿一点地,飞身形来到达摩圣像的切近。左脚在前右脚在后,“大鹏展翅”,一分子母鸡爪鸳鸯钺,左脚尖用力一点,木板一动,“唰”!底下走线动了,这时达摩老祖把铲就顺过来了,跨右步一斜身,坐腕子,奔海川的顶梁就劈。海川上左一滑步,闪身形躲禅杖,脑袋上头禅杖过去了,上右步右手往里推钺,一个“叶底藏花”,对准和尚的右肋下面就扎。和尚叉左步,控铲头一斜身,往外一蹦,攒大月牙子照着海川的嗓轴子就戳。海川往旁边一闪身,摆双钺急架相还,就跟这和尚比划上了。和尚这个铲也是八法神铲,八八六十四式,海川的钺也是八法神钺,八八六十四式。两人的招式一样多,看海川那架式很快能赢,能把这和尚扎躺下,可人家海川不急着赢,而是见招还招、见式打式、随式而走,因势利导,就跟这和尚在门里头转上了。直到假达摩身上的弦全都走净了,和尚回复原位,往那儿一站,铲不动了,海川才一撤步,双钺一控,鼻孔之中一省力,一点首让爷儿几个全进来,把钺交 给徒弟包好,然后一抱拳:“两位哥哥,您看,这达摩圣像我们不能给毁了。”“兄弟,你看得起祖师爷,我跟你哥哥侯振远都十分承情感激啊!
 
“哥哥,看来就算成功了。幸不辱命,把达摩堂破了,随小弟赶奔后面,捉拿韩宝、吴志广。”海川说着话,心里有些发颤,想自己下江 南出生入死,到现在总算如愿啦!
 
没想到等爷儿几个呼啦啦转到铁笼子跟前一瞧,嘿哟!海川身为侠客,按理说不能着急呀,但是也气得三尸神情暴跳,五灵豪气腾空哇0哥哥,您看,即便九寨主以后将四寇交 与我弟兄,我姓童的有三寸气在,也不能跟他们善罢甘休1老侠侯振远也说:“兄弟,即便你跟他完得了,哥哥我跟他也完不了哇。”童林这人的脾气禀性跟侯振远侯老侠大不一样。童海川年轻,脾气有点暴躁,沾火就着。但是侯振远就不然了,十分有涵养,能够唾面自干的人,现在都给气成了这样!原来铁笼里的四个贼人逃跑了,童海川和侯振远嫉恶如仇,最不喜欢不讲信义的人。这个时候西方侠于爷也看见了,这铁笼子没开锁,但是铁板已经撬起来了,影绰绰借着灯光往下看有座地道,顺台阶可以下去。老侠于成心里头可也怒啊!心说:马彪你拿我当说合人啊,你把送殡的埋坟里呀!所有的人面面相觑,都没说话。海川跟哥哥侯振远四目对视,气哼哼地说:“哥哥,自古皆有死,人无信不立。人生在天地之间,怎么能不讲信用呢?哥哥,您跟兄弟我还没交 长,如果有人跟我说一句瞎话,只要让我知道了,我能一辈子不理他!老哥哥,您是说合人,您别往心里去,这件事情就算把您撇开了。侯老哥哥,咱们走吧。”老侠侯振远一跺脚:“哼!
 
金银乱石岛众家寨主不讲信用,哈哈哈哈0说到这儿,眉毛就立起来了。
 
西方侠于爷过来一抱拳:“兄弟,别着急,不是还有哥哥我这个说合人嘛。
 
这样吧,我们大家先奔前厅,到了前厅以后也许人家把四个贼交 出来,到那个时候,我们弟兄就没的说了。“”老哥哥,真是的,冲着您,如果金银乱石岛寨主就能交 出四寇,咱们还是一天云雾散。“”海川,好朋友,你成全哥哥,到了时候,他们要不交 人,蛮不讲理,兄弟,你们哥儿俩别答茬儿,我老头子跟他们有帐算0大家伙儿一瞧老头来气了:”兄弟,瞅我的吧0
 
海川答言:“老哥哥,我们哥儿俩听您的,如果贼人袒护四寇,不用老哥哥您,我和我哥哥侯振远也跟他们完不了。”
 
李英、孙亮很着急,不敢说什么话,只好随着大家伙儿从达摩堂出来了,兵刃都归置齐了,一直往前走。走到后寨,想叫后寨的门,恐怕人家不给开,越墙而过,有点儿不太好。于老侠带着大家伙儿顺着寨墙往西面转,再往南,直转到三道寨门前。就听见大厅前“呛亮亮”锣声响亮,各处的兵丁齐奔大寨而来。大寨以内灯火通明,亮如白昼。等于老侠他们来到寨门前,兵丁一拦:“站住1于老侠跟底下人不犯态度:“众位,多辛苦,还认识我吧?
 
白天我来了,小老儿家住在山西太原府太谷县于家庄,姓于名成表字洞海,游荡江湖有个小小的外号,西方侠长臂昆仑飘髯叟。这是我的弟男子侄,跟你们寨主打着赌呢,我们是从达摩堂来,让我们进去吧。“兵丁一想:咱们不敢拦阻,再说也拦不住哇1众位侠客爷您往里请吧。“三侠带众人往里闯,斩九寨主大破金银乱石岛。
 

[ 上一篇 ] 雍正剑侠图-第二十二回 夸海口夜入达摩堂 施绝艺三侠闯五门
[ 下一篇 ] 雍正剑侠图-第二十四回 失信义九寨主丧命 潜水中于老侠擒贼   


大秦岭文化生活旅游网 Copyright © 2016 版权所有 宁陕县黄州馆旅游服务部 dqllyw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
中国大秦岭文化旅游网是大秦岭文化生活旅行专业咨询服务网站  陕ICP备18005341号

大秦岭文化   为天地立心  为生民立命  为往圣继绝学  为万世开太平